辞述。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韩叶】《一个早安吻》

  梗来自: @韩叶深夜60分钟 

完美错过5:20,大概定的假闹钟(小声bb
——————
   
 
雨,是雨。
    
  
窗外有场迟来的春雨,落在远处的山,落在路上行人的伞,落在窗边的春桃——它一树的花苞,很快就会点缀满这一树青枝。
      
   
然后雨就会随风悄悄探进窗子里,呼地落在叶修的发丝和侧脸。甚至有不少亲吻上红唇。
    
  
于是叶修缓缓睁开眼睛。 
       
  
  
   
韩文清已经醒了有一会,窗外的雨并不是什么牛毛细雨,而他一向浅眠。雨滴敲打着窗,大抵在述说着春的到来。
    
   
他第一反应是告诉叶修,但叶修昨晚熬夜了。
     
   
这场春雨是叶修念念叨叨了好久的。
     
   
明明当初下雪了高兴的是他,结果又冷得缩被窝,还因为一些驱寒用的姜而“离家出走”的也是他。
       
   
幼稚得要死。
     
   
那天叶修从外面回来,饱餐一顿后摊在沙发上看无聊的肥皂剧整个人缩进一堆被子中,只露出半个脑袋,眼睛半眯着的样子像蓝雨正副队养的橘猫。
     
   
韩文清把叶修吃过的碗也洗完后,来到沙发上也看了会,就想催他去洗澡,转头一看叶修,刚好对上叶修的视线。
      
  
“老韩,你说什么时候才会下春雨啊。”
     
  
…不是昨天才刚下第一场雪吗。
     
 
可能是叶修的那双眼睛的错——每次他对一件事怀有期待或喜爱时,那双眼里仿佛星空三千仗。
    
  
犯规的啊。    
    
      
     
     
就像叶修现在看着他的眼神。
    
  
韩文清看着叶修挣开眼睛,然后还有些朦胧的眼弯起,弯出个笑来。
     
  
于是那片星空便肆无忌惮倾泻出来。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被哥的笑迷到了?”
    
  
韩文清才不会在这跟他嬉皮笑脸,掀开被子想起身去关窗,却被叶修拦下。
    
  
“别啊,我盼了好久,再看两眼。”
        
 
于是韩文清把叶修按回被子里,去找外套——待会叶修一定会要求出去走走,就像冬天的第一场雪。
    
 
又被叶修拉住。叶修还怕韩文清挣脱,两个脚丫从被窝里探出来勾住韩文清的腿。
       
  
然后就被韩文清很没有情商地扒下来塞回被子里。离开被窝一段时间的手冰冷冷的,搭在脚踝上就让叶修忍不住缩脚。
      
   
韩文清是彻底服了自己这个越活越幼稚的恋人。
      
  
“别闹。”  
    
  
“最后一个要求!”
      
  
叶修又笑起来,带着些小无赖的疙气。
   
 
他价值千万的手从被窝里探出来,指尖轻轻搭在自己的嘴唇——
     
  
    
    
“给我一个早安吻。”
  
—————— 
   
…上,上他!! xx

双十一快乐ww

文中提到的看雪和离家出走是以前的文提到的,有点儿小私心xxx感兴趣可以进我空间看quqqq

嗯就这样,望不嫌弃。

【韩叶】《离家出走啦》

我真的好饿啊(。


————


“老韩……”
    
  
叶修皱着眉努力不去看那碗冒着热气的姜汤,拉长了尾音试图改变韩文清的主意。
  
  
可韩文清丝毫不为美色所动。
  
 
“你又喊冷又不愿意喝姜汤,你要像这样裹着棉被在电脑前蹲一个冬吗?”
   
 
叶修撇撇嘴,紧了紧身上的棉被,只露出个毛绒绒的头和半边脸,用坚定的眼神以表自己的誓死不屈。  
  
     
韩文清很像拿出自己霸气的气场来让叶修屈服,可叶修显然不吃他这套。 
   
  
——
 
 
叶修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你可以拿掉我辛辛苦苦藏的烟,但你不能当着我的面!
 

“吃饭。”
 
 
韩文清把床底下,主机后面,枕头里以及厨房橱柜里叶修藏的所有烟都扔到垃圾桶里后,满意地开始招呼叶修吃饭。
 
  
叶修虽然对韩文清凶巴巴的脸免疫,可是他打不过韩文清啊!所以他只能憋屈地坐在离韩文清最远的地方,低着头一个劲扒饭。
 
 
就在叶修大口大口把口饭菜当成韩文清咬得起劲的时候——
 
 
“哇有毒!”
 
 
叶修呸呸呸把嘴里的菜吐出来,露出一些被剁得很碎的姜。
    
 
“老韩……我们友谊的小船稀巴烂了。”
 
 
面对叶修“爸爸对你很失望”的表情,韩文清还好意地夹了块鱼肉放到他碗了。
 
 
“这菜放的姜最少,因为前面的放多了到后面已经没姜了。” 


其实韩文清很想回他一句刚好沉入爱河。
   
   
叶修决定拿出作为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的尊严。   
 
“看来是我太宠你了!”
   
 
叶修夹起那块肉放到嘴里,啪地放下筷子,潇洒地转身跑出门。
 
 
“我要离家出走啦——!”   
   
  
韩文清心里默默记着,这是叶修第十次说要离家出走,并且对这次叶修记得关上门表示十分欣慰。
 
 
——
 
 
雪下得有点大。
 
 
雪花抱成团落下,在整个城市晕染开。风今晚有些急,呼呼地从身边跑过。街道旁堆了些雪,偶尔有些碎树枝藏在底下,踩上去时会在脚底微微爆裂。
 

叶修整个人缩到衣领子里,试图不让冷风吹到颈脖。双手拢在嘴前,哈出口热气。白雾透过他的指缝,又被风抚过脑后,去抓他的发尾,最后融入黑夜,不见踪影。
   

老韩怎么还不追出来。
 

叶修嘴里还吧唧吧唧咬着那块肉,心里想着。
   
 
他居然每道菜的放姜!十分钟之内他给我道歉就勉勉强强原谅他!
 
 
叶修随便寻了个网吧蹲进去,才插卡上号,就收到伍晨发来的坐标,说是在抢boss。
 
 
叶修赶过去一看,哟,还是霸气雄图的。
 

迅速加入战场,叶修也不去摸boss,就盯着拳法家打。
  
 
在成功抢到boss并且狂揍了无数个拳法家之后,叶修心满意足地下线,出了网吧又往家里走,完全忘了自己还在生气。
  

意思意思敲一下门就直接扭开,客厅的电视剧还开着,韩文清在厨房洗碗。 
  

餐桌上有他爱吃的鱼。灯光洒在身上,仿佛把所有的寒冷都驱散。他关上门,光着脚踩上毯子。

“我饿啦。” 


————

为什么会有姜这种东西!噩梦一般的存在!

【叶皓】《成为你的神》『11.』

走向没想好就突然很慌xxx  

前文见标签。

————

    
食堂到陶轩办公室并不是算太远,叶修先一步迈出电梯,朝身后的刘皓挥挥手。
  
 
“你在这等我吧。”
    
   ,
“好。”
  
 
刘皓点了点头,呼出一口气,看着叶修曲起手指意思意思在门上敲两下之后便直接推门而入,这会儿大家都吃完饭回宿舍准备睡觉,一时间整个走廊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左右看看空荡荡的走廊,刘皓止不住想去刚才在电梯里,俩人的气息在狭小的空间纠缠,像两情相悦的蝴蝶在彼此戏耍。没什么话题,安静得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可偏偏不会尴尬,想到身边是他,就会莫名其妙的悸动。
 
 
刘皓拍拍自己脸,甩甩脑袋瓜子试图把一些胡思乱想甩出去。
  
  
刘皓啊刘皓,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他想。
  

————
   
 
陶轩显然对叶修的到来感到惊讶。 
  
  
“稀客啊。”
 
  
“可不是。”
  

叶修也不客气,进来就坐到陶轩面前,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陶轩放下笔,作出聆听的姿势。
 
 
叶修难得有些犹豫,顿了顿才从口袋里拿出张黑色的账号卡,放到桌子上两指压着推到陶轩面前。
 
 
“君莫笑?”
   
 
陶轩拿起那张有些磨损,但保存的还算好的账号卡,估摸着应该不是像一叶知秋哪种常用的账号卡。 看了眼卡上的名字,他有些疑惑。
 
 
叶修一手拿着茶杯不停旋转,笑出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看看吧。”
 

陶轩作为荣耀爱好者,办公室自然是配有插卡机的。事实上整个嘉世的每台电脑都有。
 

陶轩插卡上号。
 

“老叶,你这玩意0级啊?” 
 

陶轩没和新手村的npc聊天,左右点点试图找出些什么。他可不认为叶修会拿错账号卡。
 

“去仓库。”
 

——
   

知道千机伞可以切换形态,陶轩很惊讶。
  

想起神之领域,陶轩又冷静下来。
 

知道没有切换冷却,陶轩激动到不行。
   

想起千机伞只有十级,陶轩有些可惜。
 

然后叶修告诉陶轩,他完全可以升级千机伞——只要材料足够。陶轩已快要跳起来了。 

叶修和他谈了快半个小时,花式吹伞。

“…你确定你要玩散人?”
 
 
“对。”
 

“神之领域?”
 

“你觉得我过不了?”
 
  
陶轩张了张嘴巴,没说出什么反驳的话——叶修确实有这个实力,他该是最清楚的人。
 

“那一叶知秋?”
  

“我已经找到继承人,放心吧,过两天带过来和你签合同。”
 

陶轩没说话,继续摆弄那把千机伞。一个接一个地切换形态,越这样,他就越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他很清楚散人的优势,也清楚叶修对全职业的了解。
  

荣耀教科书啊。
  

“先试试,下个赛季再决定。”
  

这是陶轩最后的决定。
  

“还有那个继承人,记得让我看看。”
  

“我的眼光能有错啊。”
  

叶修笑着。他完全没想到陶轩能接受的这么快,毕竟最近半年陶轩和战队对叶修的态度越来越差。
  
 
陶轩把君莫笑还给叶修,让他去和技术部的人交流,顺便把材料需要的清单给公会部送过去,争取在下个赛季跟上全职角色的等级和该有的面板属性。
  
 
  
“哦对了。”  
  
  
叶修一边身子已经走出办公室,又突然探回头。
  
 
“我可以稍微接一些广告。”
  

嗯??
  

嗯!!
  

陶轩呆呆地看着门啪一下关上。
    

他说——接广告!!
  

他是叶秋吧!是吧! 
  
 
不是梦不是梦!
   

陶轩沉默了一会后,双手在键盘上疯狂乱拍,要不是清楚桌子上的文件很重要,怕是要直接撕碎玩天女散花了。
  

“哦还有。”
  

叶修又折回来。
  

陶轩还维持着一脚踩在沙发上旋转跳跃的姿势,两眼放光望着门口的叶修,像在看一座移动的宝山。 
  
  
叶修努力拿出打总决赛的镇定,和上辈子面对黄少天的冷静。
    
   
“我不叫叶秋,我叫叶修。你处理一下吧。”
   
 
……  
 
  
“啊?”

  
门又关上,陶轩僵硬地放下手脚坐到刚被摧残过的沙发上,不知道该露出表情。

 
拿错剧本了吧。

 
他得出结论。

————

陶轩:他终于接广告了!!世界都变得有爱!!我爱他!!

【叶皓】《成为你的神》『10.』

前文见标签。

————


风在和风铃起舞啊。
    
  
空心的蓝色小管被细细的白绳系着,摇曳时会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伴着街道旁树荫处的蝉鸣,在叶修的耳畔肆意歌唱。
  
 
叶修只是象征性带着耳机,面前的电脑显示屏的页面还停留在训练页面上,手轻轻搭在键盘上摸着常用的按键,似乎还在训练,其实心早已飞得远了。
   
 
满心都是刚才和刘皓的场景。
   
 
这也不怪我啊。他辩解。和刘皓这般亲昵,已经是上辈子养成的条件反射。他露出这般傻的模样,便会情不自禁去揉揉他的脑瓜子笑他。
  
 
指尖没入发梢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柔软,难得的红着脸也和记忆中的刘皓重合。
  
 
真的是…拿他没办法啊。
 

耳机里没有声音,可叶修偏偏听到了。
   
 
听到了来自滚烫的熔浆深处的跳动,一下又一下,有力地拍打着胸口的声音。脉搏激起波浪在身体横冲直撞。
   
 
完了。
  
 
他想。本来只是想稍微撩一下好促进感情,现在好了,把自己搭进去。还指不定撩没撩到,自己紧张得要死。
  
 
唉。
  
 
叶修叹了口气,划动鼠标重新点开训练。
  
 
慢慢来吧,他总会是我的。
  

————
  

一上午的训练相安无事,刘皓和叶修并肩走在去往食堂路上。
  

什么时候和这家伙一起吃饭都成为习惯了啊。
  

刘皓坐在叶修对面望着两份差不多的饭菜想。
  

“下午没训练,你有时间吧?”
  

叶修突然问。
  

“有的。”
  

刘皓嘴里塞着叶修夹给他的鸡腿,一边点头一边艰难地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两边的腮鼓鼓的,落在叶修眼里就成了可爱。
  

“陪我去找陶轩吧,顺便去一下青训营。”
 

必须得做出一些改变。
  

叶修很清楚这一点。当初是因为没有商业价值才没能留在嘉世,想改变这一点,就必须参加一些广告啊,记者招待会啊。
  

从穿越回来的第二天叶修就在考虑这个事情,最终还是决定说明白。毕竟上辈子在兴欣也出席过记者招待会,倒是不太怕,广告顶多让陶轩安排容易一些的。
    

反正那个笨蛋弟弟不敢把自己绑回去的。  
  
  
顺便去找一下邱非吧。  
  

叶修拽了拽口袋里的君莫笑。
————

【韩叶】《夏风不燥》

(热的要死

————
 
窗外有一整个夏天啊。
  
    
蔚蓝的天空化作海,有白色的鲸鱼在与路过的白帆纠缠。阳光划破起伏的海水,落在枝桠高歌的夏蝉。夏天的风啊,席卷着远方的花香,迎面是一个热情的拥抱。  
  
     
韩文清还在霸图的训练室里做着日常训练。
   
        
其实他已经退役,只是作为挂名教练,平时什么都不用做,偶尔做些战术辅导——是经理提出的。毕竟十年以来的一如既往,韩文清于霸图而言,就像一个精神支柱。
   
    
外套口袋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韩文清起身走出训练室。 
      
    
是叶修。
     
        
韩文清有些意外。
  
       
随即心底泛起些思念——他快一个月没见着叶修了。明明俩人都退役了,结果还跟打比赛那会一样,每次都是叶修让韩文清飞到兴欣,不到两天又赶人走。   
  
       
“你一来我就没法悄悄咪咪抽烟,还不让我抢霸气雄图的boss。”
   
   
韩文清是非常的不满。
    
  
“歪?老韩? 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啦,你咋还在外边浪啊?我在你家门口要热死了。”
    
    
“我现在回去。”
  
      
韩文清挂了电话,和经理请了个假,又去打给叶修。 
  
     
“门口那条马路往右走有一家饭店,里面有空调。别晒死你。”
  
       
“我没钱啊,我偷偷跑出来的,沐橙不知道——她昨天又没收了我的烟,我要离家出走。”   
    
  
“我还没吃饭呢,你回来记得买菜。我不吃姜的你别逼我啊待会我去投奔王大眼儿。”
  
   
韩文清记得自己的手机都要被捏爆了,黑着脸挂了电话。
  
   
买了叶修最喜欢的鱼肉和洋葱,韩文清看了两眼旁边的姜想着买回去剁碎藏在鱼肉里叶修会不会上当。
 
   
最后还是没买。
  
  
太阳有些大,好在俱乐部离家不远。 韩文清腾出手扯了扯口罩,把有些歪的墨镜抚好。
  
 
这么热的天还自己跑过来,晒死算了。
 
 
韩文清想,路过叶修上次说喜欢的奶茶店,一不留神就走进去了。等从一大堆他饿了那胃病要不要紧不会真的晒伤吧中回过神来,已经站在台前。
 
  
“先生?”
  
  
“大杯的红豆奶茶。”
  
 
丢人。
  
  
韩文清在内心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狠狠的批评。 
  
 
——
 
  
才刚走过转角就听到叶修的声音。
  
 
“老韩!”
  
 
韩文清抬头去看,叶修整个人几乎是缩在门口一角的阴影了,脚边是扯下来的口罩和墨镜。
  
 
也不怕路过的霸图粉给他俩个矿泉水瓶。
 
 
被热气染红的脸,还有那双发亮的眼,韩文清努力控制住自己,凶巴巴地把人往屋里赶。
  
 
“红豆奶茶!”
  
 
本来想悄悄咪咪给韩文清惊喜的叶修已经被太阳摧残得不行,几乎是扑着抢走韩文清水里的奶茶就往脸上贴。
    
  
“爽——!”
  
 
叶修熟练地瘫到沙发上,露出一节白花花的肚皮。韩文清没好气地给他扯好,开了空调。
  
 
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放到厨房,韩文清绕到阳台去关窗。
  
 
有风过来,扑了满怀,却少了份燥热。
  

叶修后仰着头去看韩文清,刚好对上韩文清望过来的视线。
  
  
阳光洒下来,落在他俩身上。仿佛万物寂静下来,尘埃都未敢动,唯恐惊扰了这场平淡的爱。
  
  
阳光尚好,夏风不燥。
  

————

【韩叶】《你要陪我去看海吗?》

  
   

秋天啊,秋天。
   
  
比夏日要温柔许多的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到广阔的海面,被浪花相互牵扯,变得细碎而随波逐流,被突然翻涌而起的海浪推挤着扑向沿岸。阳光便堆积在细腻的沙滩上,细小的间隙塞满了灿烂。 
  
   
叶修整个人缩在韩文清拉出的阴影下,去划脚边的海水,又把双手都浸泡在温暖的水中,十指张开哗啦啦地翻腾着水花。
  
   
猛的站起来,两手一甩就把水全拍到韩文清脸上,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拔腿就跑。 
  
   
韩文清甚至想翻白眼,觉得自己的爱人完全是个幼稚鬼。
   
   
“最好晒死你。”
  
  
叶修跑两步就累了,看韩文清也没生气,又悄悄咪咪跑回来,继续蹲到韩文清的影子里。
  
   
旁边的来旅游的人把俩人的互动看在眼里,朝他们友善地笑笑。
  

叶修报以微笑。
  
  
——
  

   
才吃完晚饭的韩文清又被叶修拉到海边。
    
  
夜晚的海更美,蔚蓝的海盛了一池的星辰,笼着朦胧的白纱。 
  
   
像极了叶修笑起来时的眉眼。 那种整个人都在发光的感觉。
  
   
韩文清难得有些出神。 
    
  
叶修蹲在他旁边,指尖在细细的沙子上划动。
  
  
他画了把伞,伞下是他们的名字。
  
  
叶修,韩文清。
  

韩文清看到了,道了声幼稚,然后蹲下来把名字刻地更深些。

   
最后还跑到海里摸了些贝壳,叶修才嚷嚷着累了要回宾馆。 
  
  
韩文清拿着被叶修塞到手上的贝壳,拖着几乎挂在他身上的叶修往回走。俩人歪歪扭扭的脚印在沙滩上留下足迹。 月亮为他们渡上层淡淡的光。   
 
海浪还会一波接着一波,俩人的名字会渐渐消失,脚印会被尘土掩盖。无人知晓他们曾来过。
     
    
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的感情不需要这些所谓。

——

回到宾馆的叶修瘫在床上,翻弄捡来的贝壳,还絮絮叨叨不如回去串个风铃。
 
  
“唉,有一个是爱心的唉。” 
  
  
叶修笑,举起来给韩文清看。
   
  
“不愧是哥亲手摸的。”
  

“嗯。”

—— 

捡个贝壳都是爱你的形状!(个鬼哦

【韩叶】《37.2°》

37.2°,是恋爱的温度哦♡
 

————
 
   
七夕的夜啊。
  
   
晚风似乎都比平时要温柔些。月亮格外的美,在繁花般开满天空的星点缀下,像路旁红着脸接过花的小姑娘。
  
   
街道上有许多卖花的摊子,浓郁的花香熙熙攘攘地在人群中拥挤。行人很多,大多是情侣。
  
    
韩文清和叶修也在里面。  
   
   
叶修手里还拿了根冰糖葫芦,是刚刚让韩文清给买的。最上面那颗已经被叶修塞到嘴里,咔咔咔地咬着,腮帮子有些鼓。嘴边还沾着细碎的糖。
   
   
“老韩你呲吗?”
  
  
叶修问,有些口齿不清。 虽说的问,其实已经把冰糖葫芦抵到韩文清嘴唇。
  
  
韩文清皱着眉咬掉一颗,伸手擦掉叶修嘴边的糖。他不太喜欢这些东西,也实在想不明白叶修为什么会喜欢,甜得有些腻。
  
  
“人好多啊。” 
  
   
“怪谁。” 还不是你自己非吵着要来。
  
   
韩文清把差点被人挤走的叶修拉回来,稍微护在怀里不让人碰到。叶修挠挠脸,露出个笑来。 
  
   
韩文清继续往前,仗着长得高,想看看有没有人少些的奶茶店。
   
   
手突然被人握住,指尖有些凉。
  
  
“这样就不会走丢了。你要握紧我哦。”
   
  
叶修笑起来,感受到韩文清稍微用力,把他的手整个握在手心。感受到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从手心传来,他的手很大,也很暖,那股温度沿着神经漫过全身,要一路暖到心里。    
  
 
俩人靠地很近,借着外套的掩护,紧握的手已经有些出汗,黏黏糊糊的。只是他们都舍不得放开。 
   
  

像这天底下所有的情侣一样。 

       

“老韩。” 
  
  
叶修咬掉最后一颗山楂,随手塞进路旁的垃圾桶。
   
   
“我现在有些热。”  


舔掉嘴角的糖,口水染湿了嘴唇。叶修眼眸微弯,盛满了笑意,韩文清甚至可以看到倒映出的星空。
   
   
“大概37.2°。”


韩文清有点想亲上去。


————


啊你们快结婚吧。

【叶皓】《成为你的神》『9.』


前文见标签。

————
   
   
今天刘皓起了个大早,丝毫没受昨晚半夜才睡的影响,精神得很。
   
   
在屋里兜了一圈发现实在没事可做,便轻手轻脚问训练室走去。
 
   
到了训练室一摸口袋。
 
   
…我账号卡呢?
 
  
我账号卡呢!
 
   
刘皓整个人都懵了,手忙脚乱在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通,就差把鞋脱了看看有没有卡两边。两分钟之后,刘皓瘫在椅子上,望着窗外思考人生。
 
   
难得早起的叶修一推开门,就看到刘皓深沉的背影,仿佛历经沧桑。 
 
   
“刘皓?” 
 
   
“叶队……”
 
   
刘皓把椅子转过来,一脸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
  
   
“我账号卡丢了…” 


……
 
   
“你脚下那张?”
   
    
刘皓愣,连忙把脚移开,一张满是脚印的账号卡委委屈屈地露出来。
  
  
淦!
  
  
还真是! 
  
   
刘皓连忙把账号卡捡起来,借擦账号卡的动作试图挡一下自己已经红透的脸。
   
  
丢人!
   
  
不过显然并没什么用,叶修看着小年轻脸都快烧起来了,突然觉得好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刘皓这么容易害羞。
  
  
刘皓给人的感觉一向是沉稳的。
   

单是嘉世时的叶修,就没怎么见过刘皓的失态。即使面对咄咄逼人的记者一个接一个的刁钻问题,也只是笑着和他们兜圈,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和恐慌就攒起来,留到深夜无人时肆意绝堤。
   
    
走过去揉了揉刘皓的头,叶修凑到刘皓的耳边,弯着弧度的嘴唇几乎贴上刘皓的耳垂。
  
  
“傻。” 


像穿越过来之前,和刘皓说过的无数次那样。微微上挑的语气带着笑意。很温柔。这是刘皓的描述。
   
   
但这个世界的刘皓可没经历过这种“大风大浪”,愣愣地看着他,看着他说完就回到自己的位置插卡开始训练,然后对着黑屏的电脑映出的自己发愣。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相互拥挤着在不大的空间里玩闹。明明才是初春的早晨,刘皓却觉得脸烫得厉害。仿佛空气都沸腾了。 


刘皓突然一把捂着脸。
   
    
搞什么啊…… 
  

————

【韩叶】《冬天啊》

觉得叶神应该会喜欢雪吧xx

——
   
  
又是一年冬。 
    
    
寒风毫不客气地从未关严的窗缝隙闯进房间,惹得窗帘惊起,却也未能掩下半分。 
    
    
寒风袭上床,被子抢不过韩文清的叶修瞬间被冷醒,迷迷糊糊摸上床头柜的空调遥控器又调高了几度,才抱着臂眯起些眼皮。 
  
   
窗沿上漫了霜,只能依稀看到,窗外的枝桠上挂满了白果子,只是随意的堆积在树枝上,倒是意外的好看。雪还在飘,洋洋洒洒,踏着轻快的舞步,落在街道上一对对并肩的情侣的发鬓,添一丝洁白,缀着他们平淡的幸福。
  
  
“老韩——” 
  
   
叶修双手在韩文清头发上猛搓,甚至试图扯开韩文清的被子,语气像是抢到了霸气雄图的一百个野图boss。 
  
  
韩文清黑着脸醒过来,一巴掌拍掉叶修凑过来的兴奋脸。
  
  
“你这个月的烟不想要了?”
  
  
“别啊老韩。终于下雪了你就这种态度?”
  
   
“从夏休期就开始念掰手指数什么时候到冬天的人是我?” 
  
 
叶修伸腿踹了韩文清一脚。 
  
 
“去关窗!”
  
  
 
 
 

“老韩你能不能吃快点啊。咋整得跟心脏杰一样。” 
  
   
两口吃完早餐的叶修趴在韩文清背上,一口接一口把早餐塞进韩文清的嘴里。
  
 
韩文清觉得如果不板着脸,叶修可能要直接伸手抓着自己下巴帮自己咬了。 
  
    

终于折腾完早餐的韩文清皱着眉,细细地检查叶修。
  
  
嗯,手套,帽子,耳罩……
  
 
“围巾带上。” 
  
   
叶修摸了摸光滑的脖子,伸手扯下韩文清的一半围巾绕到脖子上,只露出两只笑弯的眼睛。
  
  
“走了走了。” 
   
    
几乎被韩文清包成球的叶修扯着韩文清出门。
   
   
雪还在下,只是比刚起床时小了些。摇摇晃晃地飘下来,叶修伸手去接,快落到手心时,又呼一口气把它吹走,然后能自己乐很久。 
   
   
有时候叶修会故意让韩文清走在前面,跟在后面踩着脚印,一步踩还一边数。结果只知道低头,韩文清在前面停下,叶修跟着另一个人的脚印就这么从韩文清面前晃过去。
  
  
韩文清伸手扯了一把围巾,把叶修扯到怀里。
  
 
“迟早要被拐了。”
   
  
叶修笑,弯弯的眼眸倒映出韩文清。只有韩文清。
  
  
“慌什么啊,你会找不到我?”
    

韩文清偏过头,在心底落下声幼稚。

后来走到江边。
     
   
来这边的人很少,大片大片的雪地只有他们俩人的脚印,相互交错,相互陪伴。任由雪如何大,能将所有都掩盖,谁也看不见对方,可他们都知道,对方一直都会在啊。
  
   
江岸的护栏上,俩个身影连着一条围巾。
  
  
像一条红线,一端系在这头,一端系在那头,便是解不开也剪不断的羁绊。
  
  
不过他们也没想要解开。
  

不是吗?

————

【韩叶】《何需言》

点文。

————
 
   
韩文清从苏沐橙哪里得知叶修胃病又犯的时候,刚下飞机。
  
   
出个差回来就听到这个消息,韩文清眉头紧皱。问清楚具体位置,韩文清把行李扔给助理,直接打车到医院。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因为韩文清没在家,叶修又开始他那日夜颠倒的生活。一天一顿那算常有的。他胃一向不好,小时候在家养出的少爷身子,又因为离家出走餐餐泡面,不把自己折腾出病才怪。
 
  
下车的时候,天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
 
  
等韩文清一肚子气看到叶修时,发尖已经在滴水,外套几乎是贴在身上,黑着的脸也溅上些雨水。有些狼狈。
  
   
可当他看到叶修躺在病床上笑吟吟地喊他老韩,他到底还是没舍得发火。
  
   
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毛巾,覆在头上随意揉了揉算是擦干。衣服已经打电话让助理送过来,韩文清把苏沐橙送出门口后,拉了张椅子坐到叶修床边。
 
  
“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胃病又犯了。”
 
  
叶修咳了两声,裹紧外后缩了缩,试图整个人缩进被子里。然后果断闭上眼睛。
 
  
“老韩我好累啊睡了拜拜。”
 
  
您的好友拒绝回答并试图下线遁。
 
 
“这个月一包烟。”
 
   
“我昨天早上刷boss忘了吃饭然后午饭懒得吃然后肚子疼老韩我错了。”
 
  
“平时吃什么。”
 
  
“泡…外卖!”
 
 
“一共抽了多少烟。”
 
  
“俩,俩三包…吧。”
   
  
叶修有些心虚。
 
 
韩文清眉毛一挑。
 
 
“我问问苏沐橙。”
 
  
“哎哟老韩我肚子疼你快叫医生!”
 
  
“老韩!”
 
   
韩文清继续拨号。叶修瞬间就慌了,掀开被子往前就是一扑,整个人几乎要挂在韩文清身上。
 
  
“老韩你不爱我了!”
 
  
韩文清终于把手机放下,伸手扶住叶修,抱起来又塞回被子。
 
  
“越活越回去。”
      
   
   
   
  
   
两周后出院。
   
   
一进家门,叶修就往沙发扑过去,恨不得整个人瘫在上边。
 
  
“老韩!今晚要吃肉!”
 
   
当了两周和尚的叶修非常委屈。虽说他个人并不挑食,可是之前在兴欣被当成保护动物养的白白胖胖,然后和韩文清同居之后,又整天养猪一样养,任谁都受不了突然天天吃素。
    
   
“自己煮。”
  
  
结果还是煮了,虽然没怎么放酱油,必竟才刚出院。
 
  
“怕你又把厨房炸了。”
 
   
哎呀,口是心非韩文清。
  
 
   
   
  

“老韩老韩。”
  
   
韩文清是大半夜被叶修摇醒的。睁开眼就看到叶修捂着肚子一脸委屈,想到他今晚才吃几口就吵着要去抢boss,韩文清心猛地一提。
   
    
“我肚子饿,不如我们出去吃宵夜吧 ”
 
 
韩文清:哦。
 
  
韩文清把叶修按进枕头。
 
  
“睡你的觉。”
 
  
十分钟后,叶修被韩文清摇醒,床头放了碗面条,还冒着热气,一看就是刚煮完。
 
  
 
 
    

后来有一次睡午觉。
   
   
韩文清半梦半醒的时候,叶修突然拿被子捂住韩文清的脸。
 
  
“老韩…”
   
   
“我知道,睡觉。”
 
   
拉上窗帘的房间里蒙着朦胧的光,有几道光划破窗帘的缝隙,投落在屋里的地毯上,惊起一地尘埃。

 
而时光还在岁月的河岸步款款,温柔地笑着,看他们的爱情细水长流。
 
  
   
————

@吴羽策 请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