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述。

你好,这里陈喻。

【韩叶】《夏风不燥》

(热的要死

————
 
窗外有一整个夏天啊。
  
    
蔚蓝的天空化作海,有白色的鲸鱼在与路过的白帆纠缠。阳光划破起伏的海水,落在枝桠高歌的夏蝉。夏天的风啊,席卷着远方的花香,迎面是一个热情的拥抱。  
  
     
韩文清还在霸图的训练室里做着日常训练。
   
        
其实他已经退役,只是作为挂名教练,平时什么都不用做,偶尔做些战术辅导——是经理提出的。毕竟十年以来的一如既往,韩文清于霸图而言,就像一个精神支柱。
   
    
外套口袋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韩文清起身走出训练室。 
      
    
是叶修。
     
        
韩文清有些意外。
  
       
随即心底泛起些思念——他快一个月没见着叶修了。明明俩人都退役了,结果还跟打比赛那会一样,每次都是叶修让韩文清飞到兴欣,不到两天又赶人走。   
  
       
“你一来我就没法悄悄咪咪抽烟,还不让我抢霸气雄图的boss。”
   
   
韩文清是非常的不满。
    
  
“歪?老韩? 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啦,你咋还在外边浪啊?我在你家门口要热死了。”
    
    
“我现在回去。”
  
      
韩文清挂了电话,和经理请了个假,又去打给叶修。 
  
     
“门口那条马路往右走有一家饭店,里面有空调。别晒死你。”
  
       
“我没钱啊,我偷偷跑出来的,沐橙不知道——她昨天又没收了我的烟,我要离家出走。”   
    
  
“我还没吃饭呢,你回来记得买菜。我不吃姜的你别逼我啊待会我去投奔王大眼儿。”
  
   
韩文清记得自己的手机都要被捏爆了,黑着脸挂了电话。
  
   
买了叶修最喜欢的鱼肉和洋葱,韩文清看了两眼旁边的姜想着买回去剁碎藏在鱼肉里叶修会不会上当。
 
   
最后还是没买。
  
  
太阳有些大,好在俱乐部离家不远。 韩文清腾出手扯了扯口罩,把有些歪的墨镜抚好。
  
 
这么热的天还自己跑过来,晒死算了。
 
 
韩文清想,路过叶修上次说喜欢的奶茶店,一不留神就走进去了。等从一大堆他饿了那胃病要不要紧不会真的晒伤吧中回过神来,已经站在台前。
 
  
“先生?”
  
  
“大杯的红豆奶茶。”
  
 
丢人。
  
  
韩文清在内心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狠狠的批评。 
  
 
——
 
  
才刚走过转角就听到叶修的声音。
  
 
“老韩!”
  
 
韩文清抬头去看,叶修整个人几乎是缩在门口一角的阴影了,脚边是扯下来的口罩和墨镜。
  
 
也不怕路过的霸图粉给他俩个矿泉水瓶。
 
 
被热气染红的脸,还有那双发亮的眼,韩文清努力控制住自己,凶巴巴地把人往屋里赶。
  
 
“红豆奶茶!”
  
 
本来想悄悄咪咪给韩文清惊喜的叶修已经被太阳摧残得不行,几乎是扑着抢走韩文清水里的奶茶就往脸上贴。
    
  
“爽——!”
  
 
叶修熟练地瘫到沙发上,露出一节白花花的肚皮。韩文清没好气地给他扯好,开了空调。
  
 
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放到厨房,韩文清绕到阳台去关窗。
  
 
有风过来,扑了满怀,却少了份燥热。
  

叶修后仰着头去看韩文清,刚好对上韩文清望过来的视线。
  
  
阳光洒下来,落在他俩身上。仿佛万物寂静下来,尘埃都未敢动,唯恐惊扰了这场平淡的爱。
  
  
阳光尚好,夏风不燥。
  

————

评论

热度(46)